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N.1

26

有些心虛得湊上前。“我還不至於這麼斤斤計較,也不用搬什麼特彆重的東西。不過……被放鴿子還是有點不開心。”他聽了,尷尬得摸了摸鼻子。“嗨呀,我這不是剛到教室冇過多久就被老嚴喊去幫忙搬教科書了嘛。”老嚴,全名嚴宏,胖胖的四十多歲,是薑岑和陳袖的班主任。和藹可親,對學生也特彆好,同學們都很喜歡他。不過也是因為對學生好所以總被領導針對,慘慘的。薑岑抬頭看了眼講台上摞著的書還冇說什麼盛韞就挽起袖子把手伸到她...-

夏日驕陽正豔,蟬鳴聲擾得人心煩。開學更煩。

高一已經過了一個學期,薑岑揹著包抬頭仔細看了看班牌,確定冇走錯後朝班裡望瞭望才走進去。

她找了個座位坐下,抱著書包左右看了看卻發現冇有看到自己要找的人,嘖了嘖舌有些不滿得回過頭整理書包。

她剛回過頭肩膀就被人輕輕拍了一下。

“喲,終於來啦?”

少年打完招呼就拉開她旁邊的椅子坐下,抖了抖手,手腕上的髮圈晃了幾下。這人是薑岑的狗竹馬,盛韞。一個名字看著就像那種小說裡的溫柔男二的傢夥。

“你不是出門比我還早嗎?怎麼現在纔來教室?你說你今天要來幫我搬東西,我才讓我爸趕緊回家去的。”

畢竟昨晚薑岑問盛韞要不要一起去學校的時候,他還信誓旦旦得說他今天要早點去放好東西,再到校門口幫她搬東西來著。結果薑岑在校門口等了一會兒冇等著,又冇手機打不了電話就隻能自己把東西搬進去了。

“生氣啦?”

盛韞有些心虛得湊上前。

“我還不至於這麼斤斤計較,也不用搬什麼特彆重的東西。不過……被放鴿子還是有點不開心。”

他聽了,尷尬得摸了摸鼻子。

“嗨呀,我這不是剛到教室冇過多久就被老嚴喊去幫忙搬教科書了嘛。”

老嚴,全名嚴宏,胖胖的四十多歲,是薑岑和陳袖的班主任。和藹可親,對學生也特彆好,同學們都很喜歡他。不過也是因為對學生好所以總被領導針對,慘慘的。

薑岑抬頭看了眼講台上摞著的書還冇說什麼盛韞就挽起袖子把手伸到她麵前,另一隻手撐著下巴抬眼可憐兮兮得看她:

“可重了~你瞧,手都紅了。”

為了證明自己的話的可信度,盛韞還在她的麵前揮了揮手。

確實紅了,畢竟這傢夥的皮膚敏感得要死。平日裡上躥下跳得這裡紅一塊那裡青一塊,就癟著嘴跑到薑岑麵前哭唧唧得喊自己手要斷了啦啥啥的。小的時候薑岑還怕得要死,擔心會傷到他或者手一抖把他的手拽下來,嚇得鼻涕眼淚往外流得拉著他去找大人。在知道他是騙自己的後,薑岑氣得一天冇理他。後來薑岑對這傢夥的不要臉程度有了深刻的瞭解,也就對他的撒嬌徹底免疫了。

她有些無語得把他的手推開,毫不客氣得翻了個白眼。

盛韞也不生氣,依舊樂嗬嗬的靠在椅背上一副吊兒郎當的樣子。

他還冇來得及樂多久呢,老嚴端著保溫杯從門口進來,在班裡瞅了幾眼毫不客氣得喊了聲盛韞:

“你把書給大夥兒發下去。”

盛韞撇了撇嘴不樂意得起身:“憑啥又喊我。”

薑岑捂著嘴笑得猖狂,可惜……

“薑岑,你也幫忙發一下。”

笑容不會消失隻會轉移。薑岑無視樂瘋了的盛韞站起身:

“好……”

盛韞笑著把一摞書分成兩堆,把少的那部分遞給薑岑:“來吧?”

薑岑撇了撇嘴接過書:“好吧。”

兩個人打打鬨鬨得發完書回到座位上。

剛坐下來老嚴就上講台去說話,無非就是些陳詞濫調聽得人困死了。

飛機劃過轟鳴聲吸引了薑岑的注意力,偏頭看向窗外,對著天空中飛機劃過後那一條白色的軌跡放空思緒。

啪嗒,桌子上落下白色的小紙團。

[看什麼呢?來聊天。^_^]

薑岑看著後麵那個欠揍的顏文字差點冇繃住,心虛得抬頭瞄了一眼老嚴,確定他冇注意到後才低下頭小心得寫字再扔回去。

[不要]

紙條剛扔過去就被扔了回來。

[還在生氣?QAQ中午請你吃飯好不好?哥的飯卡任你刷。]

薑岑看著紙條上的小表情冇繃住漏了氣聲,身上一涼下意識抬頭。

老嚴:

_

盯——

她猛得低下頭順便拽了一把偷偷摸摸在口袋裡掏卡得盛韞。盛韞一臉懵得抬起頭,然後……就是一激靈。

好在老嚴看在開學第一天的份上冇有賞他們一人一顆粉筆頭。

終於熬到老嚴說完了話,盛韞把自己的飯卡啪得一聲甩在林孜的課桌上,

“哥們往裡麵充了大幾百,隨便花!

好嘛,哥們一張飯卡甩出了一種霸道總裁甩黑卡的灑脫感。

薑岑無語得把書理好後站起身。

盛韞有些不滿意她的反應,砸吧砸吧嘴:

“那小賣部的消費我包了,這樣可以了吧?”

“成交!盛總大氣!”

薑茶抬手拿起飯卡,雙指夾著晃了晃,揚了揚頭示意盛韞出教室。

盛韞有些肉疼得揉了揉自己的臉,歎了口氣跟在林孜的屁股後麵出門。

算了,千金難買她樂意。

兩個人到了食堂後的目標都一樣,各自點了碗麪找了個地方麵對麵坐下。

“你先吃,我去小賣部買兩瓶飲料。老樣子,茶α嗎?”

盛韞將筷子擺好,把校服外套脫下來遞給薑岑,拍了拍襯衫下襬問她。

薑岑接過盛韞的外套理了理順手疊起來擺在一邊,點了點頭:“嗯。”

盛韞抬手比了個“ok”的手勢就風風火火得跑走了。薑岑往前探了探身子,看不到他的身影後就坐下來吹了吹麵前氤氳的霧氣,夾起一筷子慢悠悠得吃著。

盛韞回來得很快,手上抱著可樂和茶α,又提了袋六包裝的紙巾,大喇喇得擺在一邊解釋吐槽:

“我來的時候忘了,索性來學校了再買。學校真坑啊,就買個紙都比外麵貴兩塊錢!”

薑岑接過飲料,有些好笑得擰開瓶蓋:“不知道得以為你虧了兩百。”

盛韞灌了好幾口可樂,打了個小嗝

“兩塊錢也是錢,小的時候五毛就能買辣條了,兩塊錢有四包呢。”

“小時候是小時候。快吃吧,離午睡時間就半小時了。”

盛韞撇了撇嘴,低頭吸溜了口麵,滿足得眯了眯眼睛:“哎呀~這口麵是支撐我開學來上課的唯一動力。”

“那你也太好滿足了點。”

薑岑無奈得搖了搖頭,低頭捧起碗把飄在湯上的蔥花往旁邊撥了撥喝了一口湯。把湯喝得差不多後就放下碗擦了擦嘴。

盛韞瞧了瞧薑岑碗裡還剩了一些,知道她吃不下了就去夾到了自己碗裡,薑岑也不扭捏,將碗推過去就撐著下巴看他吃。

“週末有空嗎?”

“嗯?”盛韞從碗裡抬起頭,眨了眨眼把嘴裡叼著的麵吃乾淨,擦了擦嘴纔開口。

“冇空。我週六有補習班,週日我爸要我跟著他去學東西。”

薑岑瞭然得點點頭,畢竟盛爸爸是大學畢業就創業現在大有成就,盛韞一個獨生子自然是要繼承家業,讓他跟著學東西也正常。

盛韞吃完了麵從薑岑手上接過外套和紙巾,把兩個人的碗疊在一起去還碗筷。薑岑則站在樓梯口等他,他過來後便並肩下樓。

“我也要補課,不過下個禮拜纔開始。”

盛韞把外套搭在手臂上,長歎了一口氣

誒……

-撇了撇嘴不樂意得起身:“憑啥又喊我。”薑岑捂著嘴笑得猖狂,可惜……“薑岑,你也幫忙發一下。”笑容不會消失隻會轉移。薑岑無視樂瘋了的盛韞站起身:“好……”盛韞笑著把一摞書分成兩堆,把少的那部分遞給薑岑:“來吧?”薑岑撇了撇嘴接過書:“好吧。”兩個人打打鬨鬨得發完書回到座位上。剛坐下來老嚴就上講台去說話,無非就是些陳詞濫調聽得人困死了。飛機劃過轟鳴聲吸引了薑岑的注意力,偏頭看向窗外,對著天空中飛機劃過...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