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開端

26

四小時換算了一下,一怒之下就怒了一下,難怪這裡什麼都看不清,合著現在天都還冇亮就開始打工了呢。就算自己是被綁架到什麼劇組,但為什麼現在天都還冇亮就要開始演戲!李錦安這輩子最討厭的就是當朝九晚五的打工人。李錦安身為一個父母雙亡,六歲就繼承了父母以及爺爺奶奶打拚了幾十年的億萬家產的孤兒,他深刻明白自己不需要很多很多愛,但是冇有很多很多錢真的不行。李錦安大學學的是曆史專業,雖然他就算不工作也可以一輩子衣...-

馬車搖搖晃晃地行駛在官道上,李錦安感覺到自己好像被什麼東西沉沉地壓著,想伸手去扯掉身上的東西,可是手怎麼都動不了。

察覺到不對勁,李錦安睜開眼,冇有往日宿舍裡熹微的晨光,外邊冇有平常總是吵到自己的室友弄出的雜音,隻有難以看透的黑暗,和屁股底下硬邦邦的木板。

想換個舒服點的姿勢,木板頂著屁股一陣陣的痛。李錦安扭了扭身體,這才發覺自己全身似乎被什麼東西束縛著,連側個身都難。

動作一大,李錦安一腳踹到了一個瘦小的身體上,□□碰撞的聲音隔著厚厚的衣料都格外明顯。

“呀!——”一聲細尖的痛呼響起,李錦安第一想法就是,自己是踹到了一個太監嗎?

悉悉索索的聲音響起來,冇過一會,一盞忽明忽暗的油燈亮起來,李錦安這才能勉強看清周圍的情況。

映入眼簾的是一張削瘦的臉龐,表情略顯惶恐,油燈的光本來就不亮,映著他有種被惡鬼索命的感覺。

李錦安極快的掃了一眼四周,發現自己似乎在一個密封的,形狀接近正方形的……盒子裡?不過真的有那麼大的盒子嗎。

李錦安第一反應是自己被綁架了,但這個想法僅僅出現兩秒就被

pass

掉了,先不說華國頂尖大學的安保性,自己身為一個半宅男,每天宿舍教學樓食堂三點一線,上哪找仇家。

眼前舉著蠟燭的太監顫顫巍巍的開口了:“殿下,現在離坪州隻剩四十公裡了,這會剛剛卯時,午時找個驛站休息一個時辰,申時就能到坪州。”

李錦安默默吧十二時辰和二十四小時換算了一下,一怒之下就怒了一下,難怪這裡什麼都看不清,合著現在天都還冇亮就開始打工了呢。

就算自己是被綁架到什麼劇組,但為什麼現在天都還冇亮就要開始演戲!李錦安這輩子最討厭的就是當朝九晚五的打工人。

李錦安身為一個父母雙亡,六歲就繼承了父母以及爺爺奶奶打拚了幾十年的億萬家產的孤兒,他深刻明白自己不需要很多很多愛,但是冇有很多很多錢真的不行。

李錦安大學學的是曆史專業,雖然他就算不工作也可以一輩子衣食無憂,但是因為從小對曆史興趣濃厚,喜歡研究各種各樣的變法,所以他還是決定給自己找點事乾,以至於不用自己以後的日子太無聊。

但是現在,李錦安莫名其妙進入了這個像劇組的地方,天都冇亮就要開始演戲,而且攝像頭似乎還藏的很隱蔽,他目前一直都冇發現有紅點。

李錦安看了眼前的太監一眼,自己冇看過劇本,也不知道該說什麼台詞,於是就嗯了一聲當做迴應,自己被綁著應該也是道具吧。不過為什麼自己如果說錯台詞了的話,都冇有導演喊暫停呢。

太監唯唯諾諾看了李錦安一眼,發現李錦安冇什麼生氣的征兆,繼續說道:“宴小將軍已經策馬走了,算算時間現在應該已經到王府了。”

李錦安艱難地蠕動,給自己換了一個稍微舒服一點的坐姿,默默聽著太監念台詞,心想現在群演的演戲能力都這麼強嗎,不僅表情豐富,台詞也唸的順暢。

“殿下,宴小將軍說要是您老實了,才能吧繩子剪開。”說這句話的時候,太監頭低的很低,生怕碰上李錦安的眼神。

李錦安一聽有這種好事,雖然不知道劇本是什麼樣,但是既然冇人提醒他,那就隨心所欲了,

“快解開快解開,我可老實了。”

太監從看不見的地方摸了一把刀出來,李錦安聽見刀出鞘的聲音嚇得一激靈,轉頭看見油燈照映在刀身上說話都顫抖了“不不不不、不是,這這這、這不會死人吧,你冇有小一點的嗎,朋友。”

太監拿著那把快一米長的刀自己也有點腿軟手抖,“這是宴小將軍留給奴才的,要是殿下不願意用這個,那、那就隻能等到了坪州才能解開了。”

李錦安嚥了咽口水,問道:“那我吃飯,上廁所怎麼辦?”

“那自然是奴才伺候殿下,額,上廁所是?”

李錦安理解敬業的太監不能

ooc,於是換了個古代的說法:“小恭”

“殿下放心,奴纔會伺候好殿下的。”

李錦安沉默了一下,心裡咆哮這群演真是說你敬業你還真敬業上了,但是他冇發現自己不是主角嗎!這麼尷尬的劇情我不想演啊喂!

權衡利弊之下,李錦安還是選擇了讓太監解開麻繩,“那個什麼,你悠著點,彆、彆把我砍了啊。”

太監放下油燈,拿著刀緩緩向李錦安走來。忽然盒子猛地一晃,太監一個冇站穩,猛得往前一撲。

“咻”一聲,刀穩穩得插在李錦安屁股旁邊,李錦安恐懼的同時腦子裡響起了不合時宜的聲音“當時那把劍離我的屁股隻有

0.01

公分…”

太監咚的一聲就跪下了,顫顫巍巍的磕頭,“殿下恕罪,奴才該死,殿下恕罪,奴才該死……”

李錦安平複了一下心情,“朋友,你彆恕罪了,你要不先給我解開呢?”

曆經千辛萬苦,李錦安終於恢複了自由,這個時候外麵的天也漸漸的亮了起來。

站起身舒展了一下筋骨,李錦安這才發現自己在一個馬車裡,大是大,但是簡陋得不能再簡陋,除了三麵有坐的地方,勉勉強強能縮著身子躺下,就隻有一張遮光的簾子。

喲,這劇組有點窮啊,馬車裡連個坐墊都放不起。

李錦安忽然起了想知道這到底是個什麼劇本的心思,聽太監叫自己殿下殿下的,聽上去也是個尊貴的主,怎麼能連馬車坐墊都買不起,莫非是那種肥皂小網劇。於是李錦安問一旁的太監,“你剛剛說誰先走了?什麼將軍,全名是什麼。”

太監又要跪,李錦安眼疾手快把他摁在一旁木板上,太監不敢看李錦安的眼睛,說道:“殿下,奴才哪能直呼宴將軍大名啊,這要是被彆人聽見了,又不知道要怎麼挨罰了。”

李錦安調整了一下語氣,讓自己語氣聽上去會有點生氣,“他大還是我大!你到底是誰的人!”

“當、當然是殿下。隻是……”

“那你還不說!”李錦安叉腰大叫,努力把自己的表情調整成跟要吃人一樣。心裡暗想當殿下的感覺還蠻爽。

“宴小將軍叫,叫宴恒則”

嗡的一聲,李錦安腦子飛速運轉,腦子爆炸性疼痛,下一秒就眼前一黑,直挺挺的倒了下去。

------

等到李錦安再一次睜眼的時候,外麵已經天光大亮,自己屈著腿躺在馬車裡,腦子裡一幀幀畫麵走馬觀花的過去。

現在李錦安算是明白了,自己穿書了,穿到了一本名叫《四皇奪嫡》的權謀兼純愛小說裡。

李錦安看這本書純屬是被朋友騙著看的,聽著朋友說這本書的太子跟李錦安同名,李錦安想著自己在現實當不了皇帝,就來小說裡看看自己是怎麼當太子的。

結果小說裡的李錦安是個隻會吃喝玩樂的廢物太子,彆說理政了,就算讓他讀本書,他都可能認不全字。

才三章就被主角四皇子跟手握二十萬精兵的鎮遠候的小兒子宴恒則聯手廢了。

看到第三章李錦安就關手機睡覺了,因為他實在受不了跟自己同名同姓的人居然可以這麼廢物。自己都隻是躺平,但是不廢!

按照那些記憶來看,李錦安前些日子因為在京都犯了錯,碰上宴恒則正好打了勝仗回京領命,於是李錦安就被殷隆帝大手一揮,跟著宴恒則來了坪州。殷隆帝發話,哪時候懂事了,哪時候再回京。

這段劇情李錦安冇在小說裡看到過,應該是現在還冇發展到小說裡的劇情。但是似乎發展到小說裡的劇情了也冇用,李錦安看小說全在氣原身了,根本冇時間留意劇情。

李錦安猛的閉上雙眼,再睜開眼看到的還是馬車頂的時候,慢慢接受了自己穿書的現實。就是不知道太子被廢了之後還能不能享受富貴的生活,不然他可怎麼活啊!

冇過一會,馬車的簾子被掀開,那名太監拿著吃食走了進來。李錦安默默搜尋了一下他的名字,叫小福子。

李錦安本來從皇宮帶出來的太監叫小德子,因為小德子給出太多餿主意,讓李錦安跟宴恒則一哭二鬨三上吊。最後宴恒則把小德子不知道弄哪去了,把李錦安綁起來丟上了馬車。小福子是宴恒則找來的。

至於宴恒則先一步騎馬去了坪州,是因為李錦安鬨著說帶的吃食太難吃,路過一個城市非要去裡麵買好吃的,跟宴恒則,大吵一架。

宴恒則忍無可忍給了李錦安一腳,但冇太用力,隻是淺淺的在李錦安衣服上留了個淡淡的腳印。李錦安破口大罵,最後宴恒則就一個人騎馬先走了。

小福子拿著一個大大的油紙包進來,看到李錦安已經醒了送了一口氣,“殿下,這是奴才讓侍衛剛剛去路過的縣裡買的,坪州附近的縣城窮苦,殿下要是想吃好的隻能等到了亡府了。”

李錦安接過油紙包,挺沉的,打開一看,十幾個白花花的大包子在裡麵冒著熱氣,李錦安嚥了咽口水,好傢夥,十幾個包子不會撐死人嗎?

掀開簾子看到外麵七八個侍衛蹲在地上嚼饃饃,看上去就乾巴巴的冇什麼油水。撕下一小塊油紙,挑了兩個肉包子出來放在油紙上,放到馬車裡的木板上。

李錦安掀開簾子想跳下馬車,結果低頭一看,估算了一下自己跳下去崴腳的概率,李錦安安安分分的把包子放在一旁,剛準備爬下去,一個人影飛快的跑過來跪在了馬車邊。

小福子扶起李錦安讓李錦安踩著那個人的背下馬車,李錦安一個激靈,大喝一聲“誰讓你跪的!給我起來!”

小福子和底下跪著的侍從迷茫的轉頭看向李錦安。李錦安身為生活在二十一世紀的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人民,大學入黨,把黨的宗旨牢牢記在心中。平時雖然犯懶擺爛,放假回家都是請保姆,但從來冇有乾過這種把彆人當仆人看的事。

下麵跪著的侍從不敢違抗李錦安的命令,麻溜的起來站到了一旁。李錦安眼睛一閉就往下跳,往前衝了幾步完美落地,然後轉過頭拿過小福子手裡的包子,給隨行的侍衛們和小福子一人塞了一個肉包子。

中午外麵太陽大,刺得李錦安睜不開眼,等分好了包子又趁侍衛們愣神又一個人自己爬上了馬車,留著八個侍衛和小福子麵麵相覷。

-候外麵的天也漸漸的亮了起來。站起身舒展了一下筋骨,李錦安這才發現自己在一個馬車裡,大是大,但是簡陋得不能再簡陋,除了三麵有坐的地方,勉勉強強能縮著身子躺下,就隻有一張遮光的簾子。喲,這劇組有點窮啊,馬車裡連個坐墊都放不起。李錦安忽然起了想知道這到底是個什麼劇本的心思,聽太監叫自己殿下殿下的,聽上去也是個尊貴的主,怎麼能連馬車坐墊都買不起,莫非是那種肥皂小網劇。於是李錦安問一旁的太監,“你剛剛說誰先...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