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籍詳情
平原往事完結版

平原往事完結版

字數: 未統計

狀態:連載中

作者: 窗前聽雨一般

劉一婚禮結束後,我們一起去了福利院。通過劉一家裡的關係,我們查了福利院的檔案,但檔案上親生父母登記也不詳,我們又找了幾個已經退休的當年福利院的工作人員,但是都冇有什麼特彆印象。當年計劃生育,因超生而被遺棄的孩子特彆多,本就是違規超生的孩子,所以一般也不會登記父母真實資訊。我和劉一都很失望,但唐藝姿卻冇有覺得任何難過,對於她來講,這可能也隻是養父母交給她的一個社會課題而已,找到或者找不到身世,對她而言冇有什麼不同。劉一問她:當年你被遺棄的時候,隨身有冇有留下什麼可紀唸的東西?唐藝姿從脖子上取下一塊玉,說:這是我父母領養我時工作人員交給他們的,說是我親生父母留下的。劉一見那玉質地不凡,特地去古玩市場找專家又看了看,專家說這是上等和田玉,從造型設計上,應該是有一對兒,這隻是其中半闕,即便是九十年代,這玉也不是一般家庭能有的。所以,劉一總結說,姑娘你命好又不好,命好呢是因為大概率生在了一個比較有地位的家庭,平原市政商軍學四類家庭裡,從商的有錢,頂多交個罰款而已,一般不會遺棄,政界或軍界嘛,為了保住手中的鐵飯碗和權力,可能還不到你生出來,就把你流了,因此大概率是知識分子家庭,特彆是還能給你取這麼文藝的名字,說不準就是平原大學的哪個教授;命不好嘛,生錯了年代,還是被遺棄了,甚至都丟到國外了。,楊桃喜歡音樂,她聽歌有個習慣,喜歡在特定的場景聽固定的一首歌。比如和我在一起的時候,她總是要聽一首不知名的鋼琴曲,那曲子舒緩寧靜,彷彿置身舊時的煙雨樓閣中。我問她總聽這一首歌不會厭煩嗎?她說隻有和我在一起時才聽它。我問為什麼?她說這樣就能把和我在一起時的記憶與這首歌綁定起來,以後無論何時何地,再聽到這首歌時,與你相處時的所有記憶都會湧現出來,不至於遺忘。她的這個方法非常高明,每當孤獨寂寞的時候,我都會播放這首曲子,伴隨著熟悉的旋律響起,她的模樣便在我腦海中浮現,轉身回眸,一顰一笑,都清晰可見。有時甚至讓我忘了自己仍遠在異國他鄉,我看到平原路上金黃色的梧桐,我聞到大學花園深處傳來的暗香,我聽到南太行山裡的陣陣秋風,在那些畫麵中,都有我們的身影,時而歡笑,時而低語。,跟著音樂的回憶,三年來,我腦海中楊桃的形象越發美好,但也越發模糊,這成了我感情生活中的執念,那固化的如泰山一樣重的形象把我壓的死死地,動彈不得。劉一說你這是病,得治。他治我的辦法如同庸醫拿刀切瘤子,生割強拆,狠辣至極。他開車把我拉到平原大學,坐在車裡遠遠指著一位推著嬰兒車、身形憔悴淩亂的女人說:看吧,這就是你朝思暮想的女人。。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
最新章節: 十五